笔趣鸟

63. 第 63 章

铁铁小板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鸟biqunia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思瑶昨日还在林府里唉声叹气,感慨四四方方的别院像牢笼似的将自己圈禁起来,憋也要憋死了。

等林思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从林府之中逃出来,转眼又被蔚怀晟掳到了他的府上。

只是蔚氏的府邸要气派多了,林思瑶被两名粗使婆子瓮声瓮气地带进门来,一路走着,林思瑶便试图在脑海之中勾勒出粗略的线路图。

这想法初时还行得通,只是随着几人越走越深,那些个回廊与楼宇又几乎都长得一样,根本没有明显的地标,七拐八拐跟迷宫似的,别说记路了,才走进内院,林思瑶就已完全晕了。

这下林思瑶彻底泄了气,就算自己瞒过下人的耳目,逃出屋外,面对着四通八达的回廊甬路就得傻了眼,不绕个半年估计摸不到蔚府大门。

两名婆子

屋内的圆桌上堆了许多云罗绸缎、金银首饰供人挑选,像是特意为她准备的,林思瑶全然不感兴趣,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跨过二道门便看到里面的供案上摆着一只铜鎏金的送子观音,香、果、水、花等供品一应既全。

两名跟随的丫鬟见林姑娘走得好好得,忽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在佛像上逡巡着,面上升起不虞之色,然后不甚礼敬地指着那送子观音道:“将这个撤了,我不喜欢。”

两名丫鬟面面相觑,想起主子的吩咐,只好唤来两名小厮将供案连同上面的东西都慢慢抬了下去。

这间屋舍比之林府那处要大上三四倍,可林思瑶的心情并非因此而得到改善。

她掐着手指头数时间,眼见日子一天天过去,蔚怀晟却未曾露过一次面,林思瑶只觉自己被当成了笼中的金丝雀对待,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那些个奴仆和丫鬟个个跟行尸走肉般,每日定时就像触发任务似的,晨起过来伺候林思瑶穿衣,午时为她送饭,傍晚挑来洗澡水,完成工作拔腿便走,从不多说一句话。

若林思瑶气急将桌上的碗碟都扫落一地,丫鬟就跪在地上用手将瓷片捡起来,偶尔被刺出血来,林思瑶看见了还要偷偷内疚许久。

若林思瑶待得烦闷了,硬要往门外冲,那些个奴仆下人自然不敢跟她动手,只用身子围成一堵墙无声地挡住她的去路。

若林思瑶抬手,那些人就动作整齐划一地将脸递过来。

若林思瑶伸脚,那些人就弯腰勾腚,等待主子降下福泽。

林思瑶不知蔚怀晟是怎么吩咐这些下人的,可这种怀柔政策还真将她拿捏得死死的。

就在林思瑶以为日子就要不紧不慢地过下去时,这处别院迎来了第一个到访的客人。

那日午膳后,林思瑶无所事事,懒洋洋地靠坐在罗汉榻上,怀中抱着一个绵软的靠枕兀自发呆,那些丫鬟们见怪不怪,只是低头麻利地收拾着桌上的碗碟,还没等她们撤下,便听到外面院门处有行礼回话的声响。

不出片刻,那不请自来的人便顺通无阻地进了屋,她抬手在洞开的门框上轻轻敲了三下,总算是唤醒正半阖着眼睛困顿发怔的林思瑶。

那人独身而来,没带一名丫鬟,她穿着一身湖绿色绸裙,立领短袄,梳着官家夫人常见的三绺头高发髻,步伐轻缓沉稳,头上步摇几乎纹丝不动,因着身形瘦挑,更显端庄大气。

林思瑶与她许久不曾见面,上次还言辞振振地称自己不会再与跟蔚怀晟有纠葛,如今这情形再度相会,便有些尴尬。

“来的不巧。”庄舒禾在林思瑶睡歪的鬓发间多看了两眼,歉意道:“不曾想打扰了林姑娘午睡。”

林思瑶一向觉得这女子虚伪故作镇静,现下还多了一重怀疑对方是蔚怀晟派来的说客,所以言语之间也称不上客气,便冷言冷语地回道:“是啊,用过了午膳人也昏昏沉沉的,刚想小憩一会儿,不曾想竟有客人来。”

庄舒禾还是老样子,面上微微一笑,全然不在意她呼之欲出的尖锐与敌意,待下人拾掇干净了桌子,便袅袅婷婷地支肘坐下,面朝着林思瑶关切道:“住了这几日可还适应?有什么不妥之处随时与我说。”

“不妥之处嘛……”林思瑶点了点下巴,状似沉思,半晌后一拍手道:“这些个下人堵了门不让我外出,不知蔚夫人可有办法解决?”

庄舒禾面上表情未变一分,淡淡道:“林姑娘说笑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成为黑心莲魔尊的白月光陷落余生愿赴春光八零之改嫁隐形大佬重生后娶了偏执冰山咸鱼她一心只想下线寒雨冰山总裁他有两副面孔这个排球是非打不可吗戏精攻了主角攻[快穿]死遁后前夫追悔莫及炮灰幼崽,在线攻略恋爱脑觉醒后上综艺爆红了为证大道三次祭师反派早死白月光回来后屋檐下的恋爱捡了个小福星后,全家旺疯了论坛暴言成真后[2.0]山河无恙偷偷想你[校园]飞升从带观众见鬼开始[直播]我就是一个破写文的如果小狗会写情书末世奇妙之旅引我入梦捡到个苗疆少年坐等继承病夫遗产的我失算了怜花意娘娘她宠眷不衰休夫记绝仙III误入歧途[校园]剑修也得乖乖上学已读不回腹黑世子心尖宠变成幼崽在龙族当团宠共渡(全员重生)和离后前夫非我不可了重生八零,糙汉老公不禁撩进江湖前先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