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鸟

33.姜子牙昏迷

大呱哈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鸟biqunia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雷震子在封神演义里也算一号人物,姚珍今晚等的就是他,听他自报家门后,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追问道:“可是文王义子?”

西周军民上下,雷震子只与姬昌在临潼关有过一面之缘,从未见过姚珍,今日听他说出自己的来历,不免奇道:“你如何得知?”

姚珍心说当然是原著里写的,但嘴上却说:“我伯公是东伯侯姜恒楚,当年在朝歌与你义父相聚,席间文王提起在燕山收了一个义子螟蛉,取名雷震子,被云中子带去终南山学艺,是以我听舅舅姜文焕提起过此事。后来你在临潼关搭救文王,英勇事迹传遍西周,人尽皆知,武王亦是经常思念你这个弟弟,将军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方才我见将军与辛环对阵武艺超群,好似七杀星下凡,果然勇冠三军。”

雷震子听姚珍说起家世,既然是东伯侯的外甥,同自己也算世交,又见姚珍相貌出众,言语可亲,杨戬一脸正气,不由心生亲近之情。小乖听姚珍口若悬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这个主人其实还算不错,整天好吃好喝的供着自己,平时也不把自己关起来,可以随意出去玩,按时回府就行,整天梳毛做新衣裳,给自己捯饬的还挺好看,就是这张嘴太碎了。

雷震子吃了两枚怪杏,导致身体发育异常,外表看着与成年人无异,但心智还是青少年的水平,看小乖翻白眼,只觉可爱,不免多看了几眼。姚珍见了,笑眯眯道:“他叫小乖,是四角神牛,毛发摸着手感特别好,你试试。”

雷震子闻言,立刻摸了几下,果然油光水滑,忍不住又多撸了几把,夸赞道:“这牛真可爱,还很乖巧。”

小乖心里骂道:你才是牛,我是凶兽,可凶了。

几人其乐融融地回了相府,哪吒不认识雷震子,但看三人走在一处,又见雷震子青面獠牙,红发绿眼,通体湛蓝,雷公嘴,手似爪,一双肉翅,活脱脱一个鸟人,不由想起当年的李艮,也是这般怪模怪样,自己诸多不顺皆由李艮和姚珍而起,思及此处,哪吒的脸色不免阴沉起来,眼神阴鸷地盯着二人。

姚珍把哪吒的神色看在,暗道:你要识趣,以后不再主动犯欠,我也懒得理你,不然早晚再给你上个眼药。

雷震子同姜子牙表明身份来历,哪吒听雷震子自报家门,竟是文王义子,武王幼弟,知他身份尊贵,不是自己能比的。想着二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况姚珍和谁都称兄道弟,这要是人人都恨,自己也恨不过来,便不将雷震子放在心上了。

姜子牙本应带雷震子去见武王,但他心底不喜打官腔的,见姚珍今晚在场,就把这任务交给了姚珍,反正他一向能说会道,每次都哄得无望喜笑颜开。

姚珍领命带着雷震子去了西伯侯府,到了侯府,姚珍留雷震子在外稍坐,自己则进到内廷先跟武王通个气。姬发听说自己这个义弟上门认亲来了,周围左右都是亲信,不用做戏,因此面上无喜,只是淡淡问道:“外甥,你看孤这个御弟为人如何啊。”

伯邑考虽然身死,但留下了几个儿子,如今姬发这个王位坐的并不踏实,不光侄儿觊觎自己的龙椅,还有一群弟弟虎视眈眈,如今又来了个颇有神通的义弟,还是姜子牙的师侄,姬发难免不多想。

姚珍知道自己想在西岐过得滋润,抱好武王的大腿是关键,是以每次见了武王各种那彩虹屁乱拍,姜子牙都看不下去了,但武王明明白姚珍的心意,投桃报李,自然视他为亲信。姚珍思忖片刻,如实道:“半大的孩子,刚下山,性子还算单纯。”

姬发听了心下稍定,知道该如何拿捏这个分寸与义弟相认了,便命人宣雷震子入内拜见。姚珍拦住小太监,然后对姬发提议道:“不如把太姬请来,母子相见才算是一家团圆了。”

姬发迟疑半晌,犹豫道:“听外甥说雷震子样貌凶恶,孤怕惊着了太姬。”

姚珍摇头笑笑,劝道:“从没听说过母亲会嫌弃儿子样貌丑陋的,贤侯听我的,只管把太姬请来,绝不会出错。”在姚珍看来,武王有点太大男子主义了,太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能怕雷震子。

姬发思虑许久还是依姚珍所言,请了太姬与雷震子相见。太姬见了雷震子,面上毫无惧意,反而充满了和蔼之色,她搂着雷震子,泪水涌出眼眶,边哭边说道:“我的孩子啊,十几年了,我们母子终于见到了。”

太姬抱着雷震子,不停地嘘寒问暖,把这十几年雷震子在山上的日常问了个遍。雷震子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了母爱和家庭的温暖,不禁热泪盈眶。姬发见雷震子感激涕零,一副恨不得肝脑涂地以报隆恩的表情,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道:果然还是得请母亲出面。

等姚珍和雷震子走后,姬发看看太姬,奇道:“母亲竟不觉雷震子样貌丑陋?”其实姬发见雷震子第一眼,都有点被吓到了。

太姬温柔地看着儿子,笑道:“母亲爱子乃是天性,怎会害怕。”

姬发一愣,太姬与雷震子并非亲生,哪来的母爱天性,随即反应过来,太姬说的孩子正是自己,方才是替笼络贤士,自是不会流露半分惧意,心中不由感动。

祖伊只会动笔写文章,对调兵遣将那是一窍不通,又不似闻太师,三教九流都有好友,还能搬来救兵,经此败仗,祖伊只想班师回朝,请纣王再派贤良讨伐西岐。祖伊正与军师商议回朝之事,只见一道士骑着白虎从天而降。祖伊坐在一块大石,见到猛虎,吓得惊魂不定,一个屁墩摔在了地上。

黄花山四将手持宝器围了上来,喝道:“来者通名。”

申公豹躬身施礼道:“在下申公豹,见过祖元帅。”

祖伊见他行事恭敬,并无恶意,缓过神来,颤巍巍起身,道:“不知道长前来,有何赐教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我就是一个破写文的反派早死白月光回来后怜花意共渡(全员重生)惑我[娱乐圈]宙籍反派男团出道ing!误入歧途[校园]娘娘她宠眷不衰换装布偶火遍古代寒雨为证大道三次祭师腹黑世子心尖宠论坛暴言成真后[2.0]进江湖前先报名咸鱼她一心只想下线戏精攻了主角攻[快穿]捡了个小福星后,全家旺疯了冰山总裁他有两副面孔炮灰幼崽,在线攻略末世奇妙之旅屋檐下的恋爱开局成废物,却点满除诡技能重生后娶了偏执冰山如果小狗会写情书引我入梦和离后前夫非我不可了八零之改嫁隐形大佬捡到个苗疆少年变成幼崽在龙族当团宠休夫记成为黑心莲魔尊的白月光飞升从带观众见鬼开始[直播]梦转千载大熊猫还要吃鸳鸯火锅,是会被其他熊猫笑话的!陷落余生山河无恙剑修也得乖乖上学已读不回这个排球是非打不可吗见龙在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