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鸟

23. 第23章

悬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鸟biqunia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府。

蜿蜒曲折的小路上,东南带着一灰袍男子踏进八角门,让他在回廊稍等。

待询问之后,东南才带着男子入内,穿堂去往后院。

男子手中提着一个鸟笼,笼子里装着一只漂亮的娇凤,鸟身不过巴掌大,从中间折断成两种颜色,宝蓝自头顶蔓延下来,雪白自尾羽往上延伸,最终交织在腹部。

鸟笼挂在枯枝上尤其好看,像是萧条之中忽然便多了生机。

谢今澜抱着呜呜,稀罕的逗弄着鸟儿。

冯叔弯腰垂首,“主子,此次行事是我不周,竟让下面的人将云姑娘送给了楚彦,请主子责罚。”

“你不是已经自罚过了?”淡淡的血腥气被藏在了衣袍之下。

他在绀州三年,这味道,比谁都熟悉,眉宇拧起厌恶之色。

“既然罚过了,此事便作罢。”末了,谢今澜又问:“楚彦那头可有异动。”

“此番原本想要逼得他不得不动用平王府藏着的金子,没想到被他逃过一劫。”

谢今澜放下枯枝,没了逗弄的兴致。

“楚彦打听过云姑娘的消息。”

谢今澜看向冯叔,示意他继续说。

“属下自作主张掩藏了过去,还望主子莫要怪罪。”

谢今澜笑着昵了他一眼,转身朝着竹椅走去,“冯叔,你在我跟前不必这么小心翼翼。”

“主子是主,而属下是仆,尊卑有别。”

竹椅旁的石桌上放着婢女早已备好的茶,温度适中,茶香四溢,谢今澜抿了一口,才道:“以往在绀州,你也是如此,本以为回了京,做了掌柜的会有所不同,没承想,冯叔一如既往的固执。”

冯叔没有在自身的事上多做辩解,从怀中拿出一支步摇递给谢今澜,“主子,这应当是云姑娘那日落下的。”

步摇乃是掐丝紫檀的样式,谢今澜回想起云玳今日的装束,以及这步摇被她簪在发间,摇摇晃晃的模样,抿唇道:“不适合她。”

“小姑娘戴这样的步摇,冲了灵气。”

她适合精妙一些的首饰,才能衬出她本身与旁人不同的娇俏灵动来。

冯叔眼观鼻,鼻观心,顿时明白了什么。

他向来都会想主子所想,不必等他吩咐,就应当知晓接下来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冯叔从国公府离开后,自觉去了珍宝阁挑选首饰。

为主子分忧,是他分内之事。

-

自那日从赌坊离开后,云玳已经许久不曾见过谢今棠。

后来听说谢今棠那天回府时,已经宵禁,不止她将谢今棠忘了,谢今棠赌的天昏地暗,也忘了她,据说最后是府中派人去给了银子,将人寻回来的。

大夫人发了脾气,将人关在院中,哪里都不许去。

如今没了谢今棠,首饰铺子也不见起色。

云玳白日里都在铺子上想些法子赚银两,绞尽脑汁也不过是好上一些,她没做过生意,许多事情还没有伙计懂得多。

硬撑罢了。

几日后,巷口喧闹。

黄记铺子前少女回过神来,哀叹一声,放下碎银子,甜笑着将糕点装入篮中,“谢谢掌柜的。”

“姑娘客气,我家这糕点保管你吃过一次还想吃,晓得谢府的三小姐吧,以往她身边的丫头总是来我这儿买糕点,喜欢的很哩。”

云玳笑道:“我晓得你家有名气,今儿个刻意过来买的,味道肯定不会差。”

“哎呀,天色不早了,掌柜的,我要先回去啦。”

“诶,好好好。”临走前,掌柜的又递给她两块用油纸包好的糕点,“这两块福糕你带回去尝尝,里边儿的馅儿可讲究了,保管你没吃过。”

云玳好奇,“什么馅儿啊?”

掌柜的神秘一笑,小声附在云玳耳畔说了一句,云玳顿时变了脸色,面露惊恐。

已近申时,云玳再不敢耽搁,与掌柜的道别后,连忙转身往马车行去。

马车从街道远去,分散开来的百姓又如潮水般合拢,悠闲喧闹。

自始至终坐在黄记铺子对面二层茶坊的男子将一切尽收眼底。

折扇合拢,印着王府刻印的扇坠左右摇晃。

男子清隽的面上挂着不解,“你可瞧见她马车上的族徽了?”

小厮颔首,“回世子,奴才瞧见那是谢家的马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成为黑心莲魔尊的白月光为证大道三次祭师大熊猫还要吃鸳鸯火锅,是会被其他熊猫笑话的!变成幼崽在龙族当团宠末世奇妙之旅捡了个小福星后,全家旺疯了见龙在田坐等继承病夫遗产的我失算了重生八零,糙汉老公不禁撩炮灰幼崽,在线攻略飞升从带观众见鬼开始[直播]非诉搭档八零之改嫁隐形大佬恋爱脑觉醒后上综艺爆红了重生后娶了偏执冰山如果小狗会写情书陷落余生引我入梦开局成废物,却点满除诡技能共渡(全员重生)梦转千载屋檐下的恋爱山河无恙寒雨死遁后前夫追悔莫及和离后前夫非我不可了进江湖前先报名愿赴春光换装布偶火遍古代我就是一个破写文的冰山总裁他有两副面孔这个排球是非打不可吗捡到个苗疆少年怜花意戏精攻了主角攻[快穿]已读不回论坛暴言成真后[2.0]惑我[娱乐圈]腹黑世子心尖宠娘娘她宠眷不衰